返回

残篇断章中的青唐记忆

5415

发布时间:2018-09-28

字体【 打印 收藏
发布时间:2018-09-28 收藏
分享到:

宋哲宗时期,时任右班殿直(北宋官职名)的李远受命参加了北宋取邈川、青唐的战争。他从今天的开封市出发,一路西行,到了河湟地区。

在河湟地区,李远不仅看到了许多历史悠久的古城,壮丽雄伟的山河,也了解到了唃厮啰政权的人文风情。之后,李远将自己在河湟地区的经历和见闻撰写成了《青唐录》。这本《青唐录》成为了后世研究十一世纪湟水流域地理、文化、经济等情况最宝贵的资料。

青唐城遗址残墙

如果没有撰写《青唐录》,李远可能会像很多不为人知的历史人物一样,被浩瀚的历史所淹没。史书中,关于李远本人的记载很少,和他相关的零星记述,都与《青唐录》有关。

南宋藏书家、目录学家陈振孙在编写的《直斋书录题解》中记载:“《青唐录》一卷,右班殿直李远撰。”李远,籍贯不详,只知道他是北宋绍圣年间的武举人。

《青唐录》几经流转

因为史料缺失,我们已经无法了解当年李远撰写《青唐录》的过程,只能从后世人们所编著的书籍中,了解《青唐录》曾几经流转。

南宋时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青唐录》辗转到了吏部侍郎徐度家中。徐度是南宋时期著名的学者,一生挚爱读书,得到《青唐录》后,徐度爱不释手,亲自校定了书籍,并在封面上题字“青唐录”。《青唐录》自此也成为了徐度的家藏抄本。

南宋末年,社会动荡不安,《青唐录》又流转到了书肆中。元朝延祐年间,著名书法家、藏书家陆友仁从书肆中购得了《青唐录》。到了明代,《青唐录》被收入文言文大丛书《说郛》等集子中,得以流传。

现存李远所著《青唐录》是《说郛》中摘录的部分,全文共960字,文尾还有藏书家陆友仁的小记。可惜,《说郛》中的《青唐录》早已不是李远刚开始所著,而是删修本和节选本。

《说郛》是一本笔记小说总集,选录范围很广,我国很多珍本都是因《说郛》而得以流传。但是《说郛》也有它的缺点,那就是每种书往往只摘录数节,甚至三言两语,很多书原书都已散佚,只有残篇断章。《青唐录》就是其中之一。

李远的《青唐录》之所以不完整,还与北宋末南宋初一位名叫汪藻的人有关。汪藻是当时著名的文学家,他参加过编纂宋徽宗日历、实录等重要工作,对史料文献十分熟悉。

据史料记载,汪藻在发现李远所著的《青唐录》后,利用修史之便,对其作了删修和讹错。他还参考了很多有关文献,对李远所著的《青唐录》作了注释和史料补充,撰成了汪藻《青唐录》。所以,后世也有人认为《青唐录》的作者是汪藻,这也成为了史学界的一段公案。目前,专家更多的认可李远是《青唐录》最早的作者,因为李远是真实到过河湟地区的人。

可惜,随着历史的演进,不管是李远的《青唐录》还是汪藻的《青唐录》,原书都已经失佚。如今,我们只能通过《说郛》《续资治通鉴长编》等史书,看到两种《青唐录》的断简残牍,继而一窥当年李远眼中的河湟山河,青唐往事。

青海省博物馆中的青唐城微缩景观

《青唐录》中的河湟风貌

青海省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员张生寅介绍,青唐政权与北宋之间,或战争、或朝贡、或赐封,交流不断。

北宋元符年间,李远随军来到了河湟地区,著述了《青唐录》。从《青唐录》的记载中,可以大致还原出李远当年在河湟地区的西行之路。

李远等人经过甘肃永靖县炳灵寺后,一路向西,到了今天的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和乐都区。在这里,李远看到了沃野千里,人们大多居住在河流的两岸,在河流急湍处,还修建有水磨。在省章峡,李远等人经过了一段艰险的路段。

《青唐录》记载,西入省章峡,上峻岭二十里入湟,复由小径下十余里,道出峭壁间,萦行曲折,不容并驰。其道断处,凿石为栈。下临湟水,深数百尺,过者寒心。崖壁间多唐人镌字……

张生寅说:“李远所记述的省章峡很有可能就是老鸦峡。”

史书中关于老鸦峡险峻的记载很多,直到清末,老鸦峡依然是道路险峻。在老鸦峡中,有唐朝时期的摩崖石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修筑公路时,摩崖石刻才被损毁。

在湟水谷地,李远看到田野里有很多松树,让人感觉就像到了荆楚大地一样。

继续西行一段路后,李远到达了宗哥城。根据李远在《青唐录》中关于宗哥城的记载,我省考古学家李智信考证,李远所描写的宗哥城,就是今天乐都区的大小古城遗址,它是在古乐都城的基础上修缮、扩建而成的。

《青海古城考辨》记载,宗哥城原为唃厮啰旧部居地,宋元符二年改宗哥城为龙支城。此后,宗哥城先后被北宋占领,后又回归唃厮啰。到了元代,宗哥城的地位才被碾伯城所取代。

过宗哥城后,李远等人就到了唃厮啰的都城——青唐城,也就是西宁。李远进入青唐城的时期,正是阿里骨在位期间,他在《青唐录》中记载了青唐城的雄伟。

青海省博物馆中的青唐城微缩景观

规模宏大的青唐城

在青海省博物馆历史文物陈列展中,就展示着按照李远《青唐录》中关于青唐城的记载而复原的青唐城半景微缩景观。虽然是模型,但依然能看出当时青唐城的雄伟与繁华。

李远记载,青唐城广二十里,旁开八门。对于广二十里的概念,很多人可能有些模糊。明清时期,西宁城是“割元西宁州之半”后建成的,而元代的西宁州只是青唐城的西北角。由此可见当时青唐城占地之广。

《青唐录》记载,青唐城中间有隔城,隔城将古城一分为二。东城内住着汉人以及来自西夏、于阗等国的商旅,西城内住着唃厮啰众部。

李智信先生考证,在西城内还有一座宫城,宫城中轴大道上有谯机、中门、仪门等建筑。契丹公主住在仪门后东侧,唃厮啰首领和夏国公主、回鹘公主住在仪门后西侧。

《青海地方旧志五种》记载,青唐政权与西夏、回鹘、契丹之间有着密切的联姻关系。“到了唃厮啰后期,唃厮啰政权开始采取联夏抗宋的措施,先后与西夏等国联姻。”张生寅说。

契丹公主原名锡令结牟,生于辽兴宗重熙四年(公元1035年),是辽兴宗耶律宗真的女儿,辽道宗清宁四年(公元1058年)嫁给了当时的唃厮啰国主董毡。西夏公主原名叫金山,是西夏毅宗谅祚的女儿,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嫁给董毡的儿子,与回鹘公主青迎结牟同是董毡儿子奇鼎的妻子。

董毡死后,董毡的义子阿里骨暗杀了奇鼎,夺取了政权。他视契丹公主为母亲,娶了西夏公主和回鹘公主为妻。

在青唐城中,还有一座巍峨大殿。《青唐录》记载,大殿北楹柱绘黄,朝基高八丈,去座丈余矣,碧琉璃砖环之……从李远的描述中,不难看出大殿的富丽堂皇。因为唃厮啰政权崇尚佛教,所以在青唐城中,除了民居和皇城,还有很多佛舍。《青唐录》记载,青唐城中“城中之屋,佛舍居半”。

现存李远的《青唐录》残卷虽然不足千字,对唃厮啰政权的记载也十分简略,但属于第一手资料,对后世研究唃厮啰时期河湟地区的历史、地理、经济、文化十分重要。如今,李远眼中规模宏大的青唐城已成历史,但关于青唐城的故事仍会随着《青唐录》的流传被人们所了解。

来源 : 西海人文地理作者 : 王十梅编辑 :
  • 本站网友

  • 0条评论| 35次浏览

    最新评论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