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史前遗迹的发现

人类是什么时候踏上三江源这片土地的?也许我们无法准确地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说的是,到目前为止,考古学的发掘,已经在这里发现了3万年前古人类活动的遗迹。

1956年,中国科学院地质所的工作人员在柴达木盆地南缘格尔木河上游海拔3500米的三岔口、海拔4000多米的长江源头沱沱河沿岸、可可西里等3个地点采集到10多件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打制石器——这是现今挖掘出的青海最早的人类活动遗迹。

星移斗转,要发现更先进的人类文明的遗迹,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青海东部的河湟谷地。河湟谷地中的河是指黄河,湟是指湟水。河湟谷地是指这两条河沿岸适宜农耕的谷地,范围是从湟水汇入黄河的河口算起,向西到太平洋的东南季风能吹到的最西界。河湟谷地在三江源的东北方向,历史上这里的文明和政权,往往把势力深入到三江源的深处。

1974年的春天,在河湟谷地海拔2450米的青海乐都县,湟水边一个叫柳湾的小村庄,村民们正像往常一样挖地修渠。一个村民一锄头挖下去,挖出了一只陶罐。这一锄头挖出了著名柳湾墓地的线索。考古人员经过6年的工作,先后在这里发掘出一千多座墓葬,出土各种珍贵文物三千七百多件,光是彩陶就有17000件。考古发现,柳湾墓地大约从公元前2500年开始,持续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这里的先民使用石器翻土耕种、石刀收割,过着较原始的农业经济生活。

最早记载的羌人

而当我国有文献记载出现的时候,出现在三江源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被称为羌人。

中原内地进入夏朝时,夏人认为在西方有一座峚(mì)山,那里生活着一个叫峚人的族落,强大且勇猛。

夏商时期,峚人将他们驯化的羊作为友好礼物送给夏人、商人时,夏人、商人根据羊的形状称他们为羌人,并形象地创造了以羊为原型的‘羌”字,将他们生活的地方称为“羌方”。甲骨文中也开始出现相关的记载。

在这个时期,羌人成了青海中部、东部地区的主人。他们驯化了高原上的牦牛、马匹、鹿、羊等动物,同时在青海东部地区进行农耕文明的培育和开发。在青海省民和县喇家村遗址出土的4000年前的面条完全证实了当时生活在青海的先民不仅能种植粟米,而且制作出了世界上最早的面条。

随着羌人和殷商政权都在不停扩大自己的控制版图,双方的冲突就不可避免地爆发了。公元前1291年,商朝第23任帝子武丁就发动了对“羌方”的战争。甲骨文中也出现大量“师伐羌”、“众人伐羌”、“北吏伐羌”等的记载。战争的结局大多是羌人战败,羌人战俘就成了商朝奴隶的一个重要来源。

在西部崛起的周族,同样避免不了和羌人的冲突。周人攻伐羌人时掳掠了羌人的女性,互婚就成了战争冲突的润滑剂和融合剂,所以出现了周王王后多为姜姓即羌族的现象。周和羌的这种特殊关系,造就了双方的军事同盟。在周灭商的军事进程中,羌人给予了周很大的支持。跟随武王伐纣的八大族武装力量中,羌排在第三位,是武王伐纣的重要力量。

战国时期,和羌人生活区域相邻的先秦,同样不容强悍的羌人。公元前5世纪70年代,一个叫爰剑的羌人首领,在和秦人的战争中被俘。秦王将其作为奴隶带到陕西境内。在作为奴隶被强迫劳动的过程中,爰剑学会了内地的粮食种植技术、耕作技术和冶炼技术,然后觅得时机逃回羌方。在逃亡路上,他在山野间遇到了一个吡(pǐ)女(即割掉鼻子的女人),两人结为夫妻。据说这位吡女自嫌脸面丑陋,就放下头发来遮住面孔。后来的羌族妇女也就以此为传统,被《后汉书·西羌传》中记载为“女耻其状,被发覆面,羌人因以为俗”。

公元前475年,爰剑携妻子来到三河(指黄河、析支河、湟水)汇集的羌人聚居区,他传授给羌人耕种和畜牧知识,使得部落日益强大起来,羌人推举他为首领。羌人称奴隶为“无弋”,所以有了“无弋爰剑”这个出现在汉人历史记录中的羌人名字。

无弋爰剑将在秦国学到的农业耕植和畜养牲口的技术传授给羌人,让大家种五谷、养六畜,使农牧业生产在羌人中得到推广。无弋爰剑不仅成了羌人的总首领,他的后人也“世世为豪”,子孙遍及青海、西藏、甘肃、四川等地。最著名的是他的曾孙忍和舞,忍生了9子,发展成为9个部落:舞生17子,发展成为17个部落。到秦汉之时,无弋爰剑在青海的羌族子孙已分为大小150个部落,雄踞青海高原。

鲜卑吐谷浑的兴起

往事越千年。魏晋时期,一支从遥远的大兴安岭辗转迁徙而来的鲜卑(Xiān-bēi)部族,打破了三江源地区一直为羌人占据的历史。

关于鲜卑人的起源,存在着很多不同的说法,其中影响最大的一种是说他们起源于大兴安岭腹地。

魏晋时期,鲜卑部落出现大裂变。慕容部落在酋长慕容涉归的带领下,走出了离开故土的第一步。他带领的慕容鲜卑到今天的辽宁义县一带,建立了被汉族文献称为“辽西鲜卑”的政权。

公元284年,他的长子慕容魔廆(Guī)继承了酋长之位,不久就和慕容涉归的庶长子吐谷浑发生了冲突。心高气傲的吐谷浑不愿屈居在出身高贵的弟弟之下,于是带领部众开始西迁,从而引发了公元3世纪末期中国北方草原上最漫长的民族迁徙。

吐谷浑西迁是通过30多年完成的,途中穿过了内蒙古草原、阴山地区、河套地区、陇西黄土高原、甘肃南部草原地区、积石山脉、河湟谷地、青海湖地区等地理单元,行程2000多公里,最后在青藏高原东南部的青海高地,建立了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少数民族政权——吐谷浑。

公元608年,中原的隋朝建立起统一政权后,隋炀帝下令进攻吐谷浑,吐谷浑王伏允带兵出逃。隋炀帝站在青海高原上,把今青海省乐都县赐名“鄯(shàn)州”。隋炀帝在鄯州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以及一次声势浩大的围猎,旨在炫耀隋王朝军队和自己作为一代君王的实力,同时也向这里的各个少数部族势力发出警告。透过史书上的记载,我们能想象到那次帝王级的围猎多壮观:圈起来的围猎区域方圆达两百多里,士兵们扎下的营帐连绵六七百里,夜晚簧火燃起的时候,天上的星光都黯淡了。

 隋朝末年,中原局势的混乱使得汉族政权无暇顾及远在西边的青海,这给了吐谷浑复兴的机会。逃亡的吐谷浑王伏允率部夺回了青海河湟谷地。唐朝建立,伏允审时度势地向唐朝提出了求婚的要求。深谙民族怀柔政策的李世民因循隋文帝的“和亲”旧例,答应了伏允为儿子尊王的请婚,只是附上了个条件:要尊王亲自到长安迎娶公主。伏允的儿子尊王没有听父亲的劝解,始终没有踏上来大唐帝国迎亲的红地毯,因此不仅没有娶来大唐皇帝的女儿,也失去了唐王朝对他们的信任。

吐番的扩张和联姻

就在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唐帝国在中原大地上建立之际,雪域高原几乎同时崛起了第一个最强盛的统一政权——吐蕃王朝。

公元629年(唐贞观三年),松赞干布继位,迁都逻些(今拉萨),逐渐统一了西藏高原,并不断向青海扩展疆域。松赞干布在征服散居河湟地区的吐谷浑诸部,进兵攻击党项(果洛)和白兰(玉树)诸羌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与强大的唐王朝相撞了。

在军事冲突的同时,两个巨大的政权也在寻求和平相处的方式。

公元634年(唐贞观八年),松赞干布遣使大唐,唐太宗遣冯德遐出使吐蕃。松赞干布再次派人到唐朝,提出要娶一位唐朝公主,遭到唐太宗的拒绝。吐蕃特使回来后告诉松赞干布,声称唐朝拒绝这个婚约是由于吐谷浑王从中作梗。

公元638年(唐贞观十二年),松赞干布借口吐谷浑从中作梗,出兵击败吐谷浑、党项、白兰羌,直逼唐朝松州(今四川松潘),扬言若不和亲,便率兵大举入侵唐朝。唐军先锋部队击败了吐蕃军,松赞干布大惧,在唐军主力到达前,退出吐谷浑、党项、白兰羌,遣使谢罪,再次请婚,派使节携黄金五千两及相等数量的其他珍宝来正式下聘礼。

唐太宗决定再次采用和亲政策。唐贞观十四年(640年),太宗李世民封李唐远支宗室女李氏为文成公主;贞观十五年(641年)正月十五,唐太宗将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诏令江夏王李道宗持节护送。文成公主在唐送亲使江夏王太宗族弟李道宗和吐蕃迎亲专使禄东赞的伴随下,前往吐蕃。

松赞干布率群臣到黄河源头附近的柏海(今青海玛多县境内)迎接文成公主,谒见李道宗,行子婿之礼。之后与公主同返逻些(今拉萨),为公主筑城、修建宫室。唐蕃自此结为姻亲之好。

千年之前,唐蕃联姻,文成公主带着嫁妆翻过日月山,留下了多少辛酸与断肠;千年之后,民族融合,王洛宾在金银滩上脱口而出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成为了汉藏蒙等各族人民共同喜爱、传唱的世界名曲。

位于“三江源”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有1300多年历史的文成公主庙就修建在这里,已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成公主庙别名“沙加公主庙”,位于玉树县结古镇东南25公里的贝纳沟。庙宇紧贴百丈悬崖,风景幽静。这里一年四季香火不断,酥油灯昼夜长明,前来朝拜的藏汉群众络绎不绝。

相传文成公主前往拉萨途中,曾在此地停留很长时间,受到当地藏族首领和群众的隆重欢迎,她深受感动,教给当地群众耕作、纺织等技术。

文成公主离开这里进入拉萨后,这里的藏民便依据公主的画像,在石壁上造像,以示怀念,遂又建庙。

唐蕃联姻,双方使节往返非常频繁。使节的往返,商旅的交易,促进了汉藏两族经济和文化的密切联系。而青海也成为当时唐朝都城长安(西安)和土蕃都城逻些(拉萨)之间的交通要道,称之为唐蕃古道。

在吐蕃王朝的对外扩张中,吐谷浑全境为吐蕃占领,最终亡国。也正是自此以后,吐蕃与原来三江源一带居住的羌人融合同化,逐渐发展成为三江源地区藏族的直系祖先。

宋元明清时期的三江源

唐咸通十年(869年),吐蕃全境爆发了大规模内乱,几年之后,强盛一时吐蕃王朝宣告崩溃。

进入10世纪以来,中原已经确立了宋王朝的统治。经历了长期战乱的河湟地区出现了一些吐蕃部落集团。与此同时,西夏拓跋氏也将下一步扩张的目标指向河湟地区。河湟地区的各吐蕃部落集团受到西夏的威胁后,在政治、军事上寻求联合,以共同抵御强敌。于是,河徨地区大大小小的吐蕃部落逐步由分散走向统一,最终形成了以唃厮啰(gū sī luō)为首的青唐地方政权。

唃厮啰政权及其后人在河湟地区维持了百余年的统治,最终这里还是先后被北宋、金、西夏政权的统治代替。最后,当元朝蒙古人的铁蹄来到的时候,这里也无例外地归入到蒙元帝国的版图中了。

元朝建立后,采取“因其俗而柔其人”的策略,在西北和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广泛推行土官制度。其具体的做法是: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置的统治机构中,任用少数民族头人酋长为各级官员,代表元朝行使对当地的统治权,称之为土官。土官世袭其职、世有其地、世领其民,在其辖区内实行旧有的统治方式不变。

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建立明朝后,立即开始了统一全国的行动,并确立了对青海的统治地位。明朝时期对边远少数民族部落实行“叛则剿,顺则抚”的政策。针对当时青海民族杂居、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特点,采取了一系列因地制宜的措施,除扶持佛教,实行政教合一的体制外,还大力发展和完善茶马互市制度,在客观上促进了汉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经济往来,推动了青海社会经济的发展。到16世纪时青海的藏族、蒙古族等已普遍信奉藏传佛教。

明未清初,在青藏高原的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一位杰出的和硕特蒙古著名首领固始汗(1582-1656)。他在17世纪前半期以武力结束了战乱不息、纷争迭起的青藏高原的局面,并扶持和联袂黄教归向清廷。三江源地区也成为青海和硕特蒙古的势力范围。

1644年清军入关后,为了巩固统治地位,安定边疆,对西北地区少数民族进行拉拢和笼络。康熙中期开始在藏族中清查户口,并委任千、百户130余人,发给文册,以作凭据,从而在法律上确定了千、百户为本部落的最高统治者,并握有兵、刑、钱、粮等权力。

清王朝倒台以后的民国时期,“马家军”集团逐步控制了青海,实行了军阀统治。1928年国民党进入青海,1929年1月青海正式建省。马氏家族和当时的旧政权横征暴敛,镇压人民,对青海人民进行的军事镇压、政治迫害和经济榨取空前残酷。

新中国成立以来

1949年9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解放青海。1950年1月1日,青海省人民政府成立,青海进入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

1951年,习仲勋受中央委托,代表毛主席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专程赴西宁为十世班禅返藏送行。

1951年到1954年,青海全省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全部建立了乡以上的各级民族区域自治政权,先后成立了六个自治州、两个自治县,保证了各少数民族,特别是藏族等行使当家作主和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党和政府实行轻税政策,并发放大量救济款,调整牲畜和畜产品价格,消除了长期存在的不等价交换。

1954年2月,国务院派空军为遭受雪灾的果洛藏族自治州人民空投物资,先后空投粮食4.8万公斤,茶叶3000公斤。

1954年,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公路通车,结束了青藏之间靠牛背运输的历史。修路期间,毛泽东主席为修路大军亲笔题词“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走上青藏线,慕生忠将军的名字总是被人们不断提起,在江河源的许多地方,也都留下了他的印记。

1958年,朱德委员长来青海视察工作并亲笔题词“青海地大物博,是祖国的一个十分可爱的地方”。

1958年,在青海湖畔的金银滩建立了我国原子弹、氢弹的秘密研发基地。在党的领导下,广大科技人员、解放军指战员和干部职工成功研发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1964年10月16日,当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宣布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那一刻,全场沸腾,人们起身鼓掌,欢呼雀跃。这一声巨响,震惊了世界,打破了帝国主义的核威胁、核垄断,书写了中华民族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不朽丰碑。

1958年4月到1960年的几年中,三江源地区提出“五自给(粮、油、菜、肉、饲料)”。大片草场被开垦,破坏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加剧了农牧矛盾。到1961年因为执行了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十二条)等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指示,局面得到了扭转。

1966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到青海视察。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的东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三江源地区学习全国各地经验,在农牧业生产上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畜群承包责任制等多种生产责任制,从根本上打破了种种束缚和旧的生产经营模式。

2000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题词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纪念碑揭牌仪式在通天河畔举行,这标志着保护和建设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地的系统工程正式启动。2003年国务院批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5年1月,国务院批准《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同年8月,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正式启动。工程实施的十年间,通过实施易地搬迁、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生态畜牧业、安排草原管护员和管护公益岗位等多措并举,人民生活得到改善,三江源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4.6%,达到5792.25元。2014年,青海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建设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启动大会隆重举行,标志着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2002年,青海省推开农村牧区税费改革试点工作,免征三江源地区16个县的农牧业税。

2003年,玉树州电源及电网建设正式启动。“户户通电”工程的实施,给农牧民带来真切的实惠。

2005年,在党中央“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召下,三江源地区加快了通信建设,到2007年基本实现了乡镇和行政村全部通电话。

2007年,农牧区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大病保险、先住院后结算等服务覆盖三江源地区。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看病远”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2007年,玉树机场开工建设,2009年正式通航;2012年果洛州大武民用机场奠基,2016年正式通航。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三江源的精灵藏羚羊成为吉祥物。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三江源的格萨尔史诗、玉树赛马会、以唐卡为核心的热贡艺术等被世界关注。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了7.1级地震,2698人遇难,270失踪,居民住房大量倒塌。交通通信、供电、供水、学校、医院等设施严重损毁。地震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赶赴玉树地震灾区,看望慰问灾区各族干部群众和灾后重建人员,考察群众安置情况和灾后重建工作。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众志成城、团结奋战,夺取了抗震救灾的重大胜利。经过三年的灾后重建,灾区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新玉树傲然屹立于雪域高原上。

2010年,中央作出对口支援青海藏区的重大战略部署,随着援青项目的相继实施和建成使用,藏区州县办成了一些多年想办的大事。藏区群众切身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感受到了全国特别是对口援青省市人民的深厚情谊。

2015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9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16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试点方案》。

2016年8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长江源的唐古拉山镇长江源村看望当地群众,考察生态环境保护、民族团结和基层党建工作。

史前遗迹的发现
最早记载的羌人
鲜卑吐谷浑的兴起
吐番的扩张和联姻
宋元明清时期的三江源
新中国成立以来